招聘一直是各类企业最大的一个需求,也是很头疼的一个问题。虽然互联网技术的兴起让各种去中介化趋势此起彼伏,不过就目前来看,猎头这个中介显然还无法被取代,那为何不把它们有效的利用起来呢?

上海创业公司猎上网就看中了猎头本身所具有的价值,搭建了一个在国内很少见的按照结果收费的招聘服务平台。与现有很多招聘平台都把精力放在企业和求职者两端并努力实现去中介化、去猎头化不同,它的核心既不是企业招聘的职位,也不是求职者的简历库,而是猎头。

它把自己的用户群定位于猎头们最核心的资源:中高端求职者。其模式是通过挖掘每个猎头掌握的这些资源作为切入点,利用互联网技术与大数据手段,把他们手上现成的人脉进行精准匹配,推荐给对应的招聘企业,从而完成招聘。

由于猎头掌握的人力资源属于中高端且他们都非常熟悉,把企业的需求匹配给他们,相当于帮助他们快速释放了这些资源获取报酬,这让猎上网这个平台自然形成了一种以猎头为核心的众包机制,最后成为汇集全国各行业猎头资源的平台,进而平台本身也不用去获取非常难得的高质求职人才简历库,而事实上这群人也很少主动去用各种招聘平台。

用猎上网创始人 Cindy 的话说,他们其实就做了一件事,把全社会的猎头整合到一起,通过猎头众筹的方式完成高效率的推荐工作。

Cindy 有过多年猎头行业的从业经历(后面有介绍其工作经历),她发现很多企业在寻找猎头的过程中,要么认识的猎头所负责的招聘领域与自己的职位需求不对口,所以用了猎头最后也没觉得找人变得多快;要么有的猎头说可以专门定向为其找人,但是专门定向所付出的代价就很贵了,而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全国的猎头资源在社会上没有一个统一整合管理的平台。

因此,她希望可以通过一个平台让不同行业的企业、不同规模的企业在发布职位的时候,可以直接对接到真正适合为他们服务的猎头公司以及猎头顾问。让企业不必再四处打听适合为自己服务的猎头在哪里?也不必让任何猎头做所谓定向的挖人服务,因为全国的人才资源就是在全国的猎头手上,只要用对了猎头,人才就在那里等着你。

有了这些想法是不错,但是如何才能让全国的猎头都来到这个平台呢?猎上网为此做了一个叫做简历宝的产品。Cindy 用嘀嘀打车这种模式向我解释了她的看法,之前的出租车司机,其实路边也有人打车,为什么还要用嘀嘀打车这类工具来接单呢?

猎头传统接单的方式是一家一家客户公司沟通,但是往往无法做到真正掌控客户给到自己的职位需求是自己真正擅长的领域。如同出租车司机在没有嘀嘀打车工具之前,直到乘客上了车才知道对方的目的地是哪里。如果对方要去一个自己不是很熟悉的地方,那么运营时间成本就会被加长,并且到了陌生的地方也很难容易接到活,导致空载着返回自己熟悉的地方,从而进入了恶性循环。

简历宝所解决的问题是把企业发布到猎上网的职位整合后,推送给做单的猎头,让他们一直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内做推荐。并且通过技术手段让猎头做到直接筛选自己手上现成的简历资源,从而快速高质量地完成推荐。由于猎头推荐的是现成的简历资源,不是为了客户去定向挖掘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其工作的时间成本降低,而猎头费也不会再像原始方法那样那么高。从而企业与猎头实现双赢。

不过这又延伸出了一个新的问题,虽然猎头方的效率提高了,但是企业寻找不同职位的人才时就可能要找不同的猎头了,这显然增加了他们的时间成本。猎上网现在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将猎头服务标准化,采用类似淘宝店皇冠或者钻石评价的方式,用技术手段提炼出每个行业猎头的服务标准。猎头们为了获得更好的合作机会,也乐于去提升自己的服务质量获得更多“皇冠”标签。

为了让猎头的众包机制滚起来,Cindy 说她们一开始从阿里巴巴、平安保险以及万科等大公司客户切入。因为大公司的 HR 经常需要增加猎头供应商,但是遇到的苦恼就是上哪里去搜索出适合的猎头服务商而且又能一目了然地知道对方地服务能力。

其实利用众包模式来做招聘的还有我们之前介绍过的人人猎头,不过我理解两者模式的不同之处在于:人人猎头是利用人们的闲暇时间让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猎头,更多的还是从企业端的需求出发,猎头寻找人才满足需求这种自上而下的模式(不过现在人人猎头的模式已经有了一些新的变化,以后有机会再详细介绍一下);而猎上网则完全走的是专业猎头众包路线,由于人才都在猎头手上,它不再强调人才简历库,并且出发的角度主要点不是直接解决企业的需求,而是通过匹配猎头手上的资源来实现企业的需求,其平台上是企业与猎头直接沟通,不出现求职者,可以说跳出了之前的所有传统模式。

此外,专注于这块的还有猎聘网,不过他们的模式更多是依靠信息本身的价值。而这两年出现的各种垂直领域招聘网站,则走的是去中介化、去猎头化,通过技术手段让职位与简历的精确匹配来完成人才招聘,这主要出现在互联网招聘这个领域,如我们介绍过的哪上班、拉勾网和内推网等。

目前猎上网已经获得 IDG 和华创资本近千万美元的 A 轮投资,IDG 的李丰说他最看重的是其商业模式的创新。聊完后我跟 Cindy 开玩笑说如果我做投资,很可能也会做出这样的决策,因为我比较看好这个模式的三个点:1. 众包模式可以快速实现规模化;2. 猎头众包让专业人做专业事;3. 整个机制围绕解决猎头的问题,进而解决了获取中高端人才库的问题。

团队方面,Cindy 之前曾在一猎头公司以公司第一名的成绩呆了两年,2005 年出来第一次创业成立猎头公司 Unitop,赚到第一桶金后看到互联网入侵传统行业便开始探索在微博上做招聘,不过这次并没有成功,于是自己又开发了猎头行业管理系统软件 Unet,最终在去年探索出猎上网现在的这种模式。伙伴 Mark 曾就职于美国上市猎头公司 MRI,与她一样有近 10 年的猎头经验,而产品总监刘轩飞曾经就职于安居客与猪八戒,是一个互联网行业的老兵,整个团队人数在 40 人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