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知道如何创业吗?看这些大牛怎么说!

 

盛典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今年的Y Combinator创业学校典礼在斯坦福大学的纪念礼堂举行,此届盛典共有大约2000位与会者,还有数位来自科技界的大咖进行了演讲。

包括社交巨头Facebook的创始人兼CEO Mark Zukerberg,租车应用Uber的创始人Travis Kalanick、Y Combinator的合伙人Jessica Livingston、图片社交网站Pinterest创始人Ben Silberman、Github的创始人Tom Preston-Werner以及日本电子商务巨头乐酷天公司的创始人Hiroshi Mikitani等。我总结一些自己认为最具吸引力的演讲,并加以概括。

Mark Zukerberg,Facebook 联合创始人兼CEO

  • 你不能用巴莱多定律判断每一件事情,一定有你最擅长的事情;
  • 在Facebook拥有100万用户之前,我并未决定选择退学;
  • 是什么功能让用户决定再次回到Facebook呢?天性驱动人性化。我们天生就会看人,而不是桌椅板凳,也不会是空间。例如,人类是唯一一种会做有关社交互动的梦的动物;
  • 一种自然可以为科技做定义的方法是“因为它延伸了人类的能力”。眼镜可以让人们看见东西,计算机延展你的思考。Steve Jobs曾将计算机喻为思想的双轮车。另一方面,社交网站能够拓展你的人际关系;
  • 我见过很多公司都在为解决小问题而奋战,但对于我来说,最有趣的问题是运作围绕这个世界的问题,弄清一些基础问题。

Travis Kalanick,Uber创始人

  • 当你成功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为你喝彩。当你解决这个行业问题越久,你就会发现政府或腐败或者两者都一直在尽力保护这些问题;
  • 在我经历了糟糕的一天后,我通常会看一下月度营收表;
  • Uber的数学部门通常会做以下事情:让用户等便车的时间保持在最低,但需求预测保持在一个相对高的比率上。

Jessica Livinston,Y Combinator合伙人

  • 在寻找创业伙伴的时候保持细致,注意这几点:你是否曾和他一起共事过?是否是大学同学?不要只是因为他的能力非常好就一拍即合,否则你会遗憾终生;
  • 融资是困难而缓慢的,要保持耐心、相信自己;
  • 投资者有从众心理。在别人面前,他们可能不会喜欢你;
  • 你的注意力应该分为三个阶段:敲代码,对话用户以及历练。

Patrick Collison,Stripe创始人

  • 情况不会变容易,但你需要行动更快。

Ben Silberman,Pinterest创始人

  • 承诺很重要。别只顾着说,该做的时候一定要做;
  • 当投资者没兴趣时他们会这样说:1)几个月后打电话给我; 2)还有谁参与其中?; 3)这不可能会发生;
  • 前途未卜;
  • 至少做出一次成绩;
  • 做你相信的产品,千万不要放弃。

Ben Horowitz,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Opsware的创始人

  • 传统想法:得到MBA学位,有一个伟大的想法,得到MVP。但我甚至还没有做到其中任何一个;
  • 当你思考某个点子时,你不能只认为它会比对手的点子好一点点,你必须认为这个点子要比那些已经存在的优秀主意好百倍;
  • 在网络泡沫破灭后的一段日子里,我睡得就像一个婴儿:每隔两个小时起床然后嚎啕大哭;
  • 《哈佛商业评论》的Nicholas Carr说:“IT已不再重要,因为它已经成为了一种商品。每个人都能够支付得起与接入,因此不再对任何人提供战略价值。”一个从哈佛大学毕业的人怎么可以这么说话?然后我意识到,只有从哈佛毕业的人才会这么说。
  • Andreessen Horowitz的人整天都会干什么?我们在寻找:1)突破性的主意; 2)一位兼备勇气与智慧、能够让一个伟大点子成功转换为一家优秀公司的创始人;
  • 突破性想法起先看起来会很愚钝。愿景与幻觉之间的区别是,每个人都能看到愿景。突破性想法最初也会让人感觉很像幻觉;
  • 勇气是你在开发的东西。没有人相信你时,只有勇气在陪伴你前行;
  • 我们现在在世界上最顶级的企业家会议上,但这并不方案你携家属参加。我带了我的两个女儿。19岁的女儿向我抱怨称“这里太糟了,当我老了以后怎么可能会参加这种会议?”然后我告诉她:“胡说八道!你总会创立自己的公司的!”“但是老爸,我才19岁耶!怎么创建自己的公司?”

Tom Preston-Werner,Github创始人

  • 在拥有账单系统之前,如果消费者愿意为你的产品进行付费,那么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
  • 一开始我们有一个问题,然后我们聘任了一位高管,再之后就出现了两个问题;
  • Github的创始团队是一个非常棒的组合。我们有4个矢量:我是逻辑与务实主义者,Chris非常有远见,PJ擅长运营,Scott负责文化一块以确保每个人都能够开心;
  • 你遗漏的东西同样重要。过于专注功能。每一件你添加的东西会使其余的暗淡无光;
  • 人是唯一重要的东西,因为他们才是公司正常运作的始作俑者;
  • 产品是唯一重要的东西,我们的使命是让其更简单以协作而不是单独作战;
  • 哲学是唯一重要的东西,有5个核心价值:1)优化幸福; 2)最棒的论据胜出,而无关自我; 3)顺从第一原理; 4)创建超级粉丝; 5)做一个好人然后改变世界;

Ron Conway,SV创投合伙人

  • 我最大的失误:Salesforce(1998年我认为3000万的估值过于乐观,但现在这家公司值210亿美元);Pandora(受到纳普斯特的影响);Palantir(我未能理解这个市场的规模);Kickstarter(没有看到众筹的潜力);
  • 我曾作出的最好决定之一是1994年只投资了互联网软件行业。

Hiroshi Mikitani,日本乐酷天公司创始人

  • 别担忧竞争,专注于提升你自己的能力。

Joel Spolsky,StackExchange与Fog Creek Software的创始人

  • 现在存在着很多很蠢的公司,例如“专为拍摄松鼠而诞生的Instagram”;
  • 两种模式:“快速增长”与“有机增长”;
  • “快速增长”有关市场份额掠夺,新技术,网络效应以及巩固份额。你需要创造真正的价值以获得增长,用1%的机遇创造出100亿美元的价值。数百个公司都属于这种模式,例如亚马逊与StackExchange;
  • “有机增长”意味着你需要与一些已在这个行业有建树的对手进行竞争。快速突破,并向客户传递出有价值的信息。用90%的几率创造出1000万美元的价值。例子也数不胜数:Fog Creek与Ben&Jerry’s等;
  • 错误的抉择会将你扼杀在“摇篮”中,因此选择“快速增长”与“有机增长”时需要慎之又慎。

David Rusenko,Weebly创始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