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创业分享

失败创业者的告白:初创团队应有一位绝对领导者

做了两年的项目失败了,我们的项目做的是数码3C的优惠信息,我是一个80后,小硕一枚;我们的1号创始人是90后,有激情、有梦想;在十八岁那年带上他的梦想千里北上,找我们的开复老师指点一二;但那时,开复老师正为他的创新工场忙得不亦乐乎,也就用了三分钟召见了我们的男一号。之后,男一号又南下广州调研;回来后,广发英雄帖,于是,我们走到了一起。

从一开始,我们的规划和分工很明确,前端、后台、美工、数据库以及市场营销各司其职。

 

一个失败创业者的告白-卢松松博客
随着项目的推进,我们的问题逐渐暴露:

 

1.操作系统问题

之前大家都做过WEB项目,但真正上手做互联网领域的东西并负责运营维护,我们没什么经验;我们的项目,选择的是.net开发,这就造成我们只能选择 Windows环境。半年之后,我发现这个选择让我们很难受。我的体会是Windows真心不适合用来做服务器,为此,没少花费时间;当网站部署之后,需要经常远程维护,初期使用远程桌面软件,如向日葵什么的,太慢,之后改为Teamviewer,还算过得去;但总体维护的时间都还是耗在等待界面响应上;之后,我们考虑使用纯文本界面,但DOS那个鸡肋,可用性差,很多功能无法实现;再之后,我们装上了Cygwin,一个在Windows平台模拟 linux环境的软件,开通ssh,这样在维护上有所改进,但也只是解决了一小部分;如系统的运行监控、WEB服务器监控及数据库的操作,文本支持力度都太小,很难受;不过,跟其它问题相比,这个算是小的,毕竟可以通过多花些维护时间来解决;

2.前端人员的偏执

WEB原型出来后,这时候我们发现了问题;

我们的前端在学校的圈子是出了名的牛人,不过,这个牛人有些偏执,喜欢linux和firefox,鄙视IE、鄙视Windows;这是个人的立场和态度,我管不着,但是,他把这个偏见也带到开发中来,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我们的页面不兼容IE6!!!想想,2010年,IE在浏览器市场还占据着40%以上的份额,这个不兼容对任何一个互联网WEB的项目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 于是,我们又开始花大力气兼容,要知道,这不是个简单的活。本来一开始呢,使用第三方库(Jquery、Ext)或是在开发方法上有意的规避不兼容问题,其实也都好办,但页面完成后,再开始修修补补,这对前端来说,很难受;

后来,这个前端就撤退了。我们不得不另寻高明;

再来的前端人员也实在受不了这样的不兼容问题,在修补让大家难受至极的情况下,我们选择了重做,比起修补,重做页面,可能来的更快;

3.人员更替

就这样一折腾,时间过去了不少;

由于迫切需要前端,在人员选择上我们没有向初始那样设定加入必须有资本金投入的条件;

再后加入的前端,相当于出售技术,我们承诺股权分配,需要说明的是,我们的创业资本不多,所以,对所有的人员都是零薪酬;股权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对新来的人开始是个新鲜,过了这股新鲜劲之后,就开始退烧,开始思考值不值得做,开始和我们不走同一条路,就这样,我们前后换了五个前端,这两年,我们一直处于一个找寻前端的过程中。

4.运营推广不力

我们的开发战线拖的太长,做出来的产品得不到市场有效的反馈。在完成一版之后,还没有大规模推广的情况下,又考虑改版,实施第二版计划,推迟推广;这缘于我们的男1号想在推出时让用户的体验更好,同时他又想出来一个好点子。这样,在几次改版后,我们的开发被搅晕了,加上前端的短板,宝贵的时间又耗费大半。

说说开发流程

我们的开发流程是这样的;开始,将整个web的需求说明书出来,然后在按照各自职责分工设计,接着就开始干了。最初别的需求不多,我们使用文档来交互处理新增的需求;但很快,我们发现这样处理的需求效率低下并且无法跟踪;之后,我们引入了一个需求管理软件WSS,功能很简单,但足够我们使用;同样,我们不久就建立的其它的辅助开发环境;

大公司对需求、代码和缺陷的管理使用的CQ、CC和QC, 同样,我们也部署了三套系统:需求就是WSS,代码使用SVN、缺陷使用的BugTracker;为了规范成员的行为,我又推出了wiki系统,并将常用的编码和操作规范总结成文,并实施。总体来说,我们的开发流程还算规范,但在人员上,我们失策了。

不记得是谁的一句话了,说得我体会深刻:一个创业团队的成功与否,只需看其最初的几个创始人,他们的行为和意志影响着项目的最终成败;我们团队创始人有5人,到最后,最初的几人中就剩我和男1号;今年六月,男1号也要撤了,这个项目的中心倒了,团队解散,公司注销。

后记:

这是一篇投稿到卢松松博客的文章,来自他亲身经历,同时他现在也在找合伙伙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联系他。创业的过程中,尤其是年纪相仿、岁数不大的人聚在一起,团队成员各抒己见,往往在团队成员中都抱着“人人平等”的观念创业,可实际上“人人平等”造就出“各抒己见”的现象,最终结果是各做各的,导致项目失败。

这也是为什么卢松松用“乔布斯”做为博文配图的原因,我们应该学习他是如何聪明的选择什么时候该聆听,什么时候该坚持,也就是在做决策之前,领导人应该广纳百川,听取各种不同的观点,而一旦决策定了,这时你就应该贯彻执行,毫不妥协。在这之前,我认为初创团队应该有一位绝对地位的领导者。

通过大CC的故事,希望给即将走向职场、创业的朋友一些启发。




做好文案,你需要知道的那些事

文案是商业宣导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一个好的文案往往能够给商家带来数倍的收益。那怎样的文案才是好文案呢?又怎样做好文案传播呢?针对这些问题,作者给出了答案。

 

早在几年前,中国电子商务的个性之战已经打响,在淘宝与天猫的线上商圈中,文案作家不断涌出,有些是雇佣来负责广告创作的,而有些是老板自己。他们利用这种紧抓用户眼球的方式赚取点击、销售、人气。

 

文案在互联网的强大曝光下呈现在广大用户眼前,这标志着电商文案的公开较量伴随着促销提前开始。文案,一种以文字为载体的广告形式,已然走向了电子商务竞争第一线。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文案”是怎么做到使人消费的?

Q:一线电商公司是如何进行文案写作的?

A:去年6·18电商价格战前夕,有一个显著的现象是,网络曝光出几家大型电商的广告宣传,出奇一致的是不再有多种商品的堆积设计图,不再有明确的降价促销折扣,而代之以标幅式宣传语。这种关键字写作方式从心理学角度看,是最简单、最快速的一种识别方式,它虽然缺少图像的视觉冲击,但可以深刻补充图像缺失的“与自身联络感”,并加深用户对广告的记忆力。

京东——别闹,苏宁易购——别慌,当当网——都别吵,易迅——别吹,亚马逊中国——比价,国美——都别装,1号店——都别信……这样的字眼出现在微博,连行业内的不少人士都颇为吃惊。我们先姑且不谈是否有联合炒作或群起而攻谁的嫌疑,单从上述广告主标的角度我们不难看出,这里的关键字都在围绕着一种“态度”,面对竞争时刻的姿态气场与自我宣传。其次,广告中心的内容部分均是针对标语关键字的详细描述,而结尾则默契地张贴了网站logo标志。

Q:怎样做好文案传播?

A:首先要避免文案写作中的方法论误区。文案书写的方法有很多,文案的直接目的不是眼花缭乱的广告艺术,也不是堪比天马行空的电影片花(它们可以在形式上是),因此文案本身“目的明确”要比“方法高深“重要,这是很多文案工作者最容易忽略的部分。

“头脑风暴”又称为智力激励法,是美国人奥斯本提出的一种创造能力的集体训练法,它不是有些二流教授口中“头脑充满无数想法形同风暴”的概念,每个人放大想象、梳理想象都需要时间过程,速度却因人而异,经验告知我,冲击式的瞬间想法更适合探讨或交流,下笔应该深思熟虑。看看ThinkPad当年的广告语“让思想更有力”,把“Think”本身的字义带入广告语,类似这种由想法转为落字的创作过程,是需要我们充分了解其内容含义与期望结果的,有时还要带些引人入胜的自豪情绪在里面——“更有力”。

想做到一针见血表达“自己”,试试用倒推的思维顺序去创作充满意境与态度的文字,其实才更理性、更沉稳,更为企业实际所需。至于我们的脑袋,是用来思考的,不是用来拍的。

Q:什么样的文案称得上是好文案?

A:共鸣案例:M&M巧克力文案——“只溶在口,不溶在手。”

我们究竟看到了什么?神奇的充满魔术色彩的新奇食品?还是由此我们获得了认真体会用嘴干掉一颗巧克力豆的机会?说真的,我们应该抓住这些身体部位的名词,然后把它们串联起来,这样你应该可以想象M&M豆被贪吃的全过程。另外,别忘了“溶”终究是个相当充满镜头感的关键动词。

如果从实用性的角度,该怎样考量文案?你不仅需要看广告投入后的效果、成本与回报比,我认为更应该注重定案前的“预演”。

避免公式化也并不等于随意,它应该明确市场定位与受众人群,用他们的语言告诉他们:你可以获得什么/你是怎样的人/你与我们的关系/你希望的是否可以成真/你确是不二人选/你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等等。它需要把“效果”准确地传递给阅读者,用户才会试着感知他们与你的产品或品牌的关系。

Q:卖家该如何定义编辑和文案的区别?

A:文案和图像共同联手发挥作用是良好的,单独依赖文字进行销售仅仅是使用了一半的工具,加上图像或者由文字产生联想的图形图像可以创造一个一体的销售概念,比起只用文字描述商品参数的做法更让消费者有置身其中的感觉。

举个例子,卡夫食品有一则给家庭主妇看的广告标题是“如何用很少的钱吃得很好?”无疑这是一句问句,编辑工作者被定义为为品牌或商品进行文字描述的职业,他们与文案的最大区别在于:编辑更注重描述“自我”——他抓卖点,而文案更注重描述这种“自我”与他人的关联——他找诉求。以编辑角度叙述更靠近“我们的东西很好吃很便宜”,以文案角度正如我所举例“如何用很少的钱吃得很好”,与其简单说这是沟通,不如说这是一种介绍自我并挑起用户关注金钱与商品亦能很好交换的思维导购启发。

Q:如何招聘优秀的文案?

A:请记住,身为一名商业文案,他不仅是一个创意艺术家,更是一个坐在屏幕前的销售家,他的工作不是全身心投入文化创作,而是说服人们购买产品与认可品牌,他是商业精英。正如邮寄广告文案约翰·泰赫指出,“我们不是在做为了原创而原创的事务,我们经常处于需要重新使用那些行之有效的东西的事务中。”他们可以改造一些文案,或是重塑一种词组,但他们必须具备优秀的思考能力,深刻懂得商业是怎样一回事,他们能够为此商业模式带来什么,利润、好感、诚信都可以最好。他们是积极热爱生活的人,他们是照顾家人的人,他们甚至是导演系爱好者,他们更可以是爱读书、爱运动、爱浪漫、爱音乐的任何理性与感性并存的人士。




设计师创业之路!你肯定会面对的12条残酷现实

在这行做得越成功,真正做的设计就越少

如果你想成为设计师,但不想自己成立一间工作室的话,建议可以当一位自由工作者。Andy 和我在刚开始时都是自由工作者,因此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设计产品,但现在,我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开会、与他人见面、考核员工、开发票、写提案等事情上。

由于我个人并不排斥商业的部分,因此我觉得还好,但若你希望大部分的时间都能用来从事设计的话,最好不要亲自开业。

无论你实力再强、公司再大,你都还是会碰到难缠的客户,以及令人难受的批评

随着工作越做越上手,你就会越来越少接到烂case,且随着沟通能力越来越进步,难缠的客户也会越来越少,但务必记住:就算是再大、再不容批评的设计权威,也都会遇上难搞的工作与客户。

尽管如此,假如你学会如何沟通、加强自身实力、学会看人、并加强自信心,就能够主动避开大部分的麻烦事。

事业越大,成本就越高

事实就是如此。设计产业就是个以时间交换金钱的产业,因此若想接更多的工作,你势必得雇用更多的人来帮忙,因此便增加了人事、软件、硬件等成本。

你除了必须确定你负荷得了你所接的案件量,还得注意不该根据直觉,来决定要雇用多少人,而应该以案件量来决定。

你可能得一人当三人用,因此你最好对你的工作抱有热情

虽然我们在 Paper Leaf 有分工制度,但我依旧得和其他人一样处理许多不同的事务,而且晚上和周末时常得加班。你必须有将会超量工作的心理准备。

你的收费太低了

「该收多少钱?」是业界最常被讨论的问题之一,因为它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但我敢说,在绝大部分的情况下,大家的收费都太低了。

我们前阵子才刚调涨了收费,但这不是因为我想多赚一点,而是根据成本计算而来的结果。由于我们希望能平均付给公司每位员工五万美元的薪资,因此我们必须考虑到各项因素,如病假、每位员工平均工时、休假日、间接成本等。我们的结论是,想达到五万月薪的目标,我们就必须每小时收费一百二十美元才行。

必须不断试着赢得他人的信任

我们几乎每处理一项项目,就会与新的客户合作,因此我们必须时常向他人证明我们的能耐、知识,以及专长。另外,务必仔细聆听客户的需求与担忧,因为他们必须付大笔的钱,理应小心翼翼(而你也应该如此!)。

设计师要面临剧烈的心情起伏

签下一份超棒的契约?超赞的!

周末出去玩一下,就收到五通充满惊慌的语音留言?超X的!

设计师的人生就像在坐云霄飞车一样,充满了剧烈的起伏。有时会收到客人充满感谢的窝心礼物,有时则会被问候祖宗十八代。你该做的,就是多与前者合作,少跟后者往来。

你将雇用并栽培许多优质好人才,但他们终会离去

这点会令人感到十分沮丧,至少每当有人离开,我在短时间内都不会有好心情。然而就长期来看,栽培出许多优秀人才其实有很多好处,因此虽然许多员工将会与你奋斗很长一段时间,但你必须记住,不是每一位都会陪你走到最后。

总有一天,你一定会碰到赖账的客户

无论是故意与否,你总会碰到赖账的客户,而且讨钱的过程总是令人感到挫折。你能做的,就是找出合约中的白纸黑字,并持续追讨至拿到钱为止。

另外,千万别威胁要打断客户的双腿,因为没有人会害怕设计师打键盘所练出来的肌肉(哈哈)。

你将会花很多钱

刚起步时,虽然称不上是穷小子,但资金肯定相对受限,但在第一年下来赚进四万美元后,我们就开始想买许多新东西了:新的 iMac、昂贵的设计软件、备份工具、保险、家具、软件、会计师、还有员工薪水等。关键在于,你必须懂得分辨那些想买的东西是否物超所值。但这其中不包括椅子等必需品,我想你会需要椅子坐的。

喔对了还有咖啡。没有人受得了廉价咖啡。

你必须擅于沟通

沟通有两个面向:听,跟说。许多人都只顾着说,却都忘了聆听。若想成功,你必须能够与客户、承包商、会计师等所有人好好沟通。光是会设计产品是不够的。

别认为固定的工作流程很蠢

刚开始时,可能就算没有工作流程或政策也能勉强过关,但随着公司及员工规模越来越大,最好将工作上的流程、会议纪录等写下来,因为它们将会是使工作流畅的润滑剂。

我不是在吓走你们!别因为这些现实情况而却步,不敢成立自己的设计工作室!这不是我写本文的目的。身为一艘船的船长是一件很棒的事,假如你认为自己够格,就去试试吧。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认清事实,知道这一路将不会一帆风顺,但只要准备得越充足,这趟路就会越平顺。

 

原文地址:fastcodesig
译文地址:techorange




嘀嘀如何用移动互联网撬动封闭保守的行业?

062530ACb

导读:一家创业公司短短一年半,如何利用移动互联网撬动一个封闭保守的行业?创业者从嘀嘀打车的创业经历里能学到什么?

1、对创业项目的判断只有二三十分的可行性,觉得是机会,就赶紧做,创业不怕犯错。如果是百分之百可行,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2、宁可慢一点,建立起靠谱的团队后再去做,磨刀不误砍柴工。

3、 过去长期积累的经验并非是最重要的,甚至是可能妨碍发现新机会的。而一个创业者最需要具备的素质是:快速学习的能力。

4、如果你只是被动地接受外界的信息,做产品决策是不靠谱的,必须主动去调研,发现并解决问题。

以下为正文:

程维在嘀嘀打车2012年9月9日上线之前,把产品拿给了美团网创始人兼CEO王兴看。2014年3月1日,王兴告诉我:“程维很实干,我没想到他能做这么大。”

目前,北京10万名出租车司机有7万多人安装了嘀嘀打车的软件,嘀嘀打车在全国安装了48万个司机端,几千万乘客端。

嘀嘀创始人兼CEO程维说:“移动互联网的速度以分钟计,以秒计,不能懈怠。”他创办的嘀嘀打车,是一款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打车软件,用户可以通过软件预约出租车。

创业之前,程维是阿里巴巴的员工。他看到创业者拼杀,心里痒痒的。他思考的时候是2011年下半年,他在媒体上看到有关国外租车软件的报道,但没有搜索到国内的打车软件。“我觉得智能手机会越来越便宜,出租车这个行业肯定会被互联网给渗透。”程维说。

2012年6月,程维和吴睿、李响一块创业。程维提了一个口号,叫做移动互联网让出行更美好。嘀嘀打车最初的产品是一位中专老师带着几个学生给搞出来的,软件外包的同时,他也招聘工程师。他找了好几个大公司出来的工程师,都拒绝了他,直到后来他遇到原百度研发经理张博。

这个漏洞多得跟筛子一样的外包产品让嘀嘀打车的技术部门擦了一年的屁股。程维说:“一分钱一分货,我们对创业者的建议是,宁可慢一点,建立起靠谱的团队后再去做,磨刀不误砍柴工。”

2012年11月,公司账面上只剩下一万元钱,程维碰壁多次,A轮融资终于成了——来自金沙江创投的300万美元。程维把大家叫在一起到食堂里吃了一顿饭,接着就回到办公室讨论业务问题。

联合创始人、产品技术副总裁张博对程维的评价是目标感强,执着、能吃苦。在上海,竞争对手业务增长速度更快,程维说不拿下上海就不回来。他们几个人赶到上海,打了连续两周的仗,几乎没睡觉,晚上讨论方案,第二天白天执行,晚上根据效果调整方案,讨论到凌晨两三点。一周之后,效果就出来了。北京花了3个月安装1万个司机端,上海则花了40天。

在程维的身上,你可发现,在当下的创业浪潮中,过去长期积累的经验并非是最重要的,甚至是妨碍发现新机会的。而一个人身上最需要具备的素质是:快速学习的能力。

2014年2月26日,北京火车南站西入口,出租车地下通道,七八个司机围着3个穿着羽绒服的年轻人,旁边墙上拉着红色广告条幅:“用嘀嘀省时省力更省油”。这些司机大多是嘀嘀打车的新用户,找嘀嘀打车的地推帮忙安装软件,还有的司机在使用中遇到各种问题,来寻找解决方案。一位司机说,春节前有一笔10元的奖励现在还没打到我账上。嘀嘀北京司机主管王品哲赶紧上前,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说:“我们一定会解决,如果还没解决,您就打我电话。”

这个服务点每天至少要为五六百位司机解决安装问题。目前,嘀嘀打车在北京有8个服务点,分布在北京西站、南站,南苑机场等。地推平均每天工作15个小时,手几乎没有停过。“公司发展太快,来不及培养人才,只能让地推们多干活,迅速成长”,王品哲说。

北京有189家出租车公司,近7万辆出租车,10万名司机。2012年6月,程维他们的目标是两个月内安装1000个司机端。一个多月过去了,他们跑了一百多家公司,没有敲开任何一家出租车公司的门。每家公司都问一个问题:你有没有交委的合同文件?没有的话,凭什么调度出租车?没理由跟你合作啊。

程维根本没有交委的关系,他只好找交委的人聊一聊,对方说,我们有调度平台,你先别上线。

程维对大家讲,再坚持一下,跑完189家,没有一家愿意跟我们合作,我们就认了,放弃。李响说:“我们大起大落的时候,程维能够稳住大局,让大家感受到,跟着老大是绝对靠谱的,问题只是短暂的。”

在北京昌平、只有200辆出租车的银山出租车公司,成为第一家跟嘀嘀打车合作的公司。银山的老板允许程维他们在司机例会上花费15分钟介绍产品。当时100个司机在场,只有20个有智能手机。

第一场安装了8个司机端。程维拿着合同给其他出租车公司看,人家都做了,你们也可以尝试一下,撬开了第二家、第三家。程维说:“我们还想过找交委,那更慢了。我们花费很多心思跟政府部门谈合作,结果也没有看到什么成绩。嘀嘀打车真正做起来是跟司机谈,真正的受益者是司机。”

首都机场附近的北皋是出租车司机聚集点,嘀嘀地推团队在那里摆桌子设点,第一天就被城管给赶走了。吴睿说:“我们不断跟管理部门解释,我们是要解决出租车降低空驶率,提高运营效率的,按照他的规定缴纳一部分费用,让他来认可年轻人创业的主意,支持我们。”

2012年9月9日,嘀嘀打车上线,已经安装了500个司机端,但是上线亮灯的只有16个。第二天,灭了8盏。有些司机死活不肯装,还打110报警。有些意识先进的司机安装了,不会用,一晚上开着软件,跑了一晚上的流量,第二天就跑来算账。嘀嘀打车的前期,遇到这种问题都是赔钱的,干脆出了措施,给司机流量补助,一周5元。

每个司机都在抱怨,产品哪里不好,耗费的流量高、电量高,听不到订单,定位不准;改了十几个版本之后,订单渐渐多起来了,两个月后,终于有超过100个司机同时在线。程维感觉有点往上走了,此时国内已经有近十家同类型的打车软件。摇摇招车来了。摇摇招车花了高价跟首都机场合作,安设服务站,嘀嘀打车退出首都机场。摇摇招车在电台打广告,程维想,“我们公司小打小闹,怎么搞得过对方?”

在北京西客站,嘀嘀打车花了3000元租了一小块地方做站点,出租车流水一般地慢慢驶过,司机不能长时间停留。地推带着笔记本电脑冲上去,敲着玻璃窗,问:师傅,你有智能手机吗?司机说,没有,地推就塞一张传单进去,有智能手机就打这个电话给我,我帮你装叫车软件。有智能手机的,就直接从笔记本里拷贝安装包,用户名就是司机的手机号,密码是原始密码,让司机照着传单上的步骤回家学。

安装一次需要三五分钟。不能再久了,否则西客站和司机都不满。在刺骨的过堂风里,地推们像筛子一样将面前每一辆出租车筛一遍。一个寒冷的冬天,在西客站,嘀嘀打车安装了一万个司机端。“我们是靠着小米加步枪,一点一点地,顽强地生存下来的”,程维说。

吴睿说,他从2012年6月创业以来,没有休息过一天,有时候晚上两点多钟还有司机打来电话,告诉他哪个时间段订单密度高,哪个时间段订单密度低。“很多人问我,嘀嘀打车为什么能活下来?在我看来,靠的就是这群人,每天嗷嗷叫着往前冲,才能活下来。”

程维说:“这个业务肯定是长跑,比的是内功,内功核心是团队,团队表现出来的是软实力,例如服务。(补贴)这些短期的营销是外功,如果双方有钱,很难在外部层面分出胜负。”嘀嘀目前完成了三轮融资,总共融资1.18亿美元,其中腾讯投资近5000万美元。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正在以给予乘客和司机补贴的形式进行激烈的营销战,背后各有腾讯微信与阿里支付宝的支持。

王品哲毕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出租车公司做车队长,管300多辆车,650个司机。2013年4月他跳槽到嘀嘀打车。当时有十多家打车软件在做,常常是嘀嘀打车在这边,竞争对手就在对面设点。9、10月份开始,就陆陆续续地看不到这些公司的人了,2014年春节之后基本都看不到其他公司的人了。王品哲说:“第一,我们的产品体验好;第二,线下团队推动速度快,快速占领市场,呼叫量上去了,口碑相传,势能就自然形成了。”

原先不懂开网络、不懂开定位的司机,现在都会玩微信了。“我们撬动了最难撬动的一块石头,改变了最保守封闭的一群人,让他们使用智能手机。一开始,他们的态度是你给我智能手机我就用,你让我自己花钱买那就不可能。一个月两个月后,他们带着自己新买的智能手机来了。我很兴奋,感觉在亲历以后会成为传说的东西。”吴睿说:“这是趋势,保守的总会被改变,只是时间问题,他不变只能被淘汰。新技术对传统的变革已是既成事实。”

程维说:“最重要的是永不放弃,你要推动这个世界改变,推动越大,弹回来的反作用力就越大,最终比较的是你自己的心理有多强大。”

“我们用了一年半时间去推动一个行业发展,一点点变革这个行业,可能有一些问题,还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如果宽容创新、宽容变革,我们会一点点地变得更好。”

47岁的车士军是北京通州人,开了9年的出租车,知道到哪里的酒店趴活,经验丰富。王品哲第一次找到他,他说我用不着你这个,照样挣钱。再过了一阵子,车士军告诉王品哲,我还是不喜欢嘀嘀打车,但是我买了一个智能手机。2013年5月,第三次见面的时候,他让王品哲帮他安装嘀嘀打车。他每天7点出门,晚上7点收车,一天工作12个小时,原先一天毛收入四五百元,现在一天毛收入八百多元,扣除各种费用之后,月收入8000元。

很多司机习惯在酒店、小区趴活,效率很低。乘客打不到车,司机接不到活,“乘客是聋哑人,司机是盲人,嘀嘀打车把两个残疾人给治好了。”车士军说。

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打车软件,正在变革数十年不变的出租车运营方式。2012年8月下旬,张博加入嘀嘀打车。张博说,他对项目是否靠谱的判断基于四点:第一,拥有大规模人群;第二,使用频次足够高;第三,是刚需;第四,有口碑传播的场景。如果一个项目满足两到三个条件成功的可能性就大,打车软件是四个条件都满足。

2012年8月,他加入嘀嘀时,嘀嘀软件稳定性差,经常死机,安全隐患很多,架构不足以支撑大规模人群使用,还有很多无用的功能。张博加入团队的第一天,就开始熬夜通宵改代码。每周迭代一次,一直持续迭代两个月,产品在他眼里才及格了。

程维打了个比方,就好比我们先挖了很糟糕的地基,盖了一幢危房,在危房上不停加盖房间,只能不停地搭脚手架打补丁,让危房不要倒塌。一直等到2013年8月,嘀嘀打车才推出重构的产品。

以销售为导向的思维方式是直接满足客户的需求,客户要什么我就给什么,但是用户说的不一定是他真正想要的。以产品为导向的思维方式则是用户要什么,得分析用户背后的需求是什么,从需求的本质倒推产品方案。以前司机在操作其他软件的时候,会突然跳出嘀嘀打车的抢单界面,容易误点抢单。有司机就提出能否增加确认键,多点一次确认键才是真正的抢单。这是用户说的,但产品是不是就该这样做呢?当时产品按照司机的建议做了,反对的声音更大,二次确认键操作麻烦,带来安全隐患。“我们犯了一个错误,司机真正的需求是想解决误抢单的问题,而不是要一个确认键,确认键只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一。这是销售思维和产品思维的差异。”张博说,“好在公司尊重你的决策权,在你的专业领域你是最后的拍板人。”

每周五下午,张博会花上300元钱不停地用嘀嘀打车,观察订单播出、抢单、导航的过程,坐在办公室里看不出导航是否是最优路线。有些司机喜欢订单界面上有更丰富的信息,年纪偏大的司机则喜欢字特别大,抢单按钮特别大,让他看得清楚,操作方便。这些都是张博在不断的聊天过程中搜集到的,“如果聊天的样本足够多,你就能够知道你的决策有多少人喜欢。”

张博说:“如果你只是被动地接受外界的信息,来做产品决策的话是不系统的,必须主动地系统地去调研。”一次,他发现抢单延迟的问题,抢单界面会变灰零点几秒,晚上回到公司讨论,发现是代码逻辑不够合理,导致体验不够流畅。在聊天中,他发现很多司机最痛苦的就是晚上收车回家的那一趟,由此开发了嘀嘀打车顺风车功能,自动根据司机出车收车的位置判断家的方向,待司机收车的时候推荐与司机家方向相近的订单。“订单分配策略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我们一直在打磨。”

吴睿说:“司机是社会底层,缺少关爱,在媒体上的话语权很低,乘客可以用互联网工具发出声音。大部分司机每天工作十个小时,一个月赚三四千元,忍受城市的尾气排放、堵车、高消耗的身体,也得不到足够的尊重。现在至少我们让司机觉得,生活可以是开心的,有尊严的。”